暗黑破壞淫神之野蠻的暴奸






大踏步走在陰暗潮濕的廊道中,腐臭的氣味撲面而到,讓我直皺眉頭,在我
這1生的戰鬥史中,雖然經歷過比這惡劣百倍的環境,但這股邪惡的滋味始終是
令人不快。
  狹長的走廊在前方不遙處有1個轉彎,戰士的直覺告訴我,轉角後面隱蔽著
驚險。我握緊瞭手中的戰斧,體內生出興奮的感覺。從1出生起,戰鬥就是我生
命的1部分,惟獨在戰鬥中我才幹尋來情趣。
  我啼卡奧斯,是1個野蠻人。
  終於到來瞭轉角處,驚險的感覺越到越明顯,我甚至嗅來瞭從黑暗羅格身上
散發出到的臭氣。深吸瞭1口氣後,體內血液運行的速度立時加快,我猛地沖瞭
出往。
  “當……”
  左手的盾牌輕松的擋住瞭1記標刺,持槍的黑暗羅格受來力量反震,踉蹌後
退,另外3個黑暗羅格卻迅速結成瞭攻擊陣勢,3支長槍從3個刁鉆的角度向我
刺到。
  我仰天1聲長笑,1個撲步奪入,間不容發之際藏開瞭兩旁刺到的長槍,右
手的戰斧向上1撩便格開瞭當面的1槍,順勢向前猛力1揮,“噗哧”1聲,硬
生生將面前的黑暗羅格劈成瞭兩半。
  兩片血澆澆的屍體在眼前分開,迎面就見那適才被我震退的黑暗羅格復挺著
長槍向我沖刺過到。
  我霍的轉過身到,身後的兩名黑暗羅格正急急收歸長槍,預備發動第2次攻
擊。我固然不會給它們這個機會,手中的巨斧帶著銳嘯聲劃出1個大大的半弧,
由右向左砍瞭出往。
  “喀哧、喀哧”兩聲怪響,厚重銳利的斧刃好像毫無妨礙的擦過兩個黑暗羅
格的身體,將它們活生生砍成瞭兩截。與此跟時後腰處傳到1陣刺痛,我迅速1
個旋身,鋒利的槍尖貼著我的腰部劃過,帶出1絲疼痛。
  轉眼間已經與那個黑暗羅格再次正面相對,不跟的是此時我與它近在咫尺,
它的長槍對我再沒有半點威逼。望著它那血肉朦朧的臉上隱隱顯出的茫然神情,
我對著它咧嘴1笑,左手的盾牌毫不留情的向著面前的醜臉拍往。
  1聲悶響,隱隱夾雜著骨骼碎裂的聲音,最後的這個黑暗羅格總算完整的飛
瞭出往,惋惜當它撞來壁上再彈落下到時,還是變成瞭血肉朦朧的1團。
  輕松的噓瞭1聲,我收起盾牌。腰上還略略感來1些疼痛,不過我很清晰,
剛剛的那1槍並沒有對我造成實質的損害。多年到經歷無數次戰鬥鍛煉出到的堅
硬肌膚,決不是剛剛那匆匆刺出,並且失瞭準頭的1槍可以損害得瞭的。
  “快要來瞭吧。”我暗暗對自己講道,不記得已經來瞭塔樓的第幾層,但是
剛才幹掉的幾個黑暗羅格力量明顯赫比以前遇上的強得多,應該是邪惡女伯爵的
親衛瞭。
  暗黑破壞神的清醒使得無比強盛的黑暗力量到來瞭這個世界,還帶到瞭無數
的死亡。被殺害者的靈魂不但得不來安息,反而被黑暗力量所操控,成為幫助黑
暗擴張的幫兇。盤踞在這個塔樓內的邪惡女伯爵,就是1個殘害瞭無數生命,並
操控瞭無數被害者靈魂的女魔頭。而我,就是到泯滅她的。
  固然,我還沒有那麼高尚,笨來想憑借1己之力到挽救世界。我隻是喜歡戰
鬥,而且聞講在女伯爵躲身的地方有不少的財寶和魔法裝備,這些對於我這個冒
險者到講可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再走瞭1段路,眼前復浮現瞭1個暗門,那是通去另1層的進口,我將盾牌
斜舉在身前,向著進口走瞭過往。
  眼前1黑,接著便到來瞭1個新的石室。並沒有受來攻擊,我松弛瞭1下,
向著前方走往。
  才1踏出石室的門口,前方就浮現瞭1群小惡魔,揮著手中的短刃,哇哇怪
啼著向我沖到。我不由嘆瞭口氣,這些小東西真的是非常的討厭,固然,最討厭
的還在後面。
  我彎腰向著前面沖瞭過往,直殺進小惡魔群中。1把把短刃砍在我的身上,
隻感覺來輕微的刺痛,大概隻能在我的皮膚上劃出1條白痕。我手中的大斧隨意
的向四周砍出,1聲聲慘啼響起,不明白有多少個小惡魔被我砍飛,可是包圍著
我的人數絲毫不見減少,眼前依舊是密密麻麻的惡魔群。
  “該死的巫師到底藏在哪裡?”
  我困難的1步步向前挺入,目光向著各個角落打量。每1群小惡魔全有1個
惡魔巫師率領,這個巫師1般不會加進戰鬥,而是藏在遙處不斷的將被殺死的小
惡魔又活。這些小惡魔雖然沒什麼攻擊力,而且不堪1擊,可是仗著惡魔巫師的
又活,永遙全泯滅不掉。泯滅它們的唯1的辦法就是殺掉率領他們的惡魔巫師,
否則隻能被他們活活累死。
  踏著1個個倒在腳下的屍體,我緩慢的前入著,終於在1個黑暗的角落中發
現瞭我要尋的傢夥。手舉1根冒著火光的法杖,那傢夥正對著我這邊念念有詞。
  好像察覺來我已經發覺他瞭,這個惡魔巫師1揮手中的法杖,1團火球從杖
端噴出,向著我激射而到。
  “好傢夥!”
  沒想來他的反應這麼快,倉促之下我隻能1偏身,那團火球喚的1下擊中瞭
我的左肩。猛烈的燒灼感由肩頭傳到,我明白傷勢不重,但再多到幾下也會受不
瞭。
  我猛地站定下到,隨手擊飛瞭身周的幾個小惡魔。那個惡魔巫師已經再次揮
杖,復射出幾個火球。
  望著火球向著我飛到,我大吼1聲,驟然雙腳1頓,身子凌空飛躍而起。轉
眼間擦過腳下的惡魔群,迅速到來惡魔巫師的上方。人在空中,我將大斧對著下
方的惡魔巫師,借著落勢狠狠的劈瞭下往。
  “過~空~斬!”
  相伴著我的大飲聲,惡魔巫師就此瞭賬。我1轉身,向著蜂擁而上的小惡魔
們再次揮起瞭手中的大斧。
  這次沒有人幫你們又活瞭。
  提著血澆澆的大斧,我復闖進瞭1間石室。嘿,地上竟然滿是閃亮的金幣,
望上往可著實不少。向周圍望瞭望,確定沒有敵人之後,我放下盾牌,蹲下身子
往撿金幣。
  幾枚金幣進手,1股不安的感覺忽然擦過心頭,1霎那間我想來1件事情:
室頂!
  1道銳風就在這時從頭頂傳到,單從風聲就可以聞出,這是極具破壞力的1
擊。匆忙間我都力向前撲出,背上1陣劇痛,接著就有1種粘膩膩的感覺。
  我在地上接連幾個翻滾才站起身到,目光來處,隻見原來停留處正站著1個
女人。
  漆黑的長發披散肩頭,1身閃著幽幽藍光的輕巧盔甲包住1個曲線玲瓏的身
子。豐胸隆臀,細腰長腿,再加上1張妖艷的臉龐,與那些滿臉血肉朦朧的黑暗
羅格不跟,這女人竟是出乎意料的美麗。
  想不來在這個地方竟會見來這麼1個美女,我微微1愣,隨即想起適才那氣
勢逼人的1擊,不由心中1凜。
  “你就是邪惡女伯爵?”
  我上下打量著她,1邊暗暗收緊肌肉,操縱背部的傷勢。
  “身手不錯啊,”這美女漸漸揮動著手中的小斧,上面還帶著血跡,“能夠
入進這遺忘之塔,直進我的居所,果真不是普遍人物。”
  “好講瞭。”
  我漫應瞭1聲,背上的傷口好像仍在滲血,不過已經得來瞭操縱。眼前惟獨
速戰速決,否則繼承失血的話,即使以我的體質也盡對受不瞭。
  在這1瞬間我也知道瞭女伯爵站在那兒同我講話的動機,心中1邊暗罵,1
邊凝結起力量。女伯爵好像感應來瞭我的動向,目光1冷。
  下1刻她已掠至我的身前,手中的小斧劈向我的頸側。由於失往瞭盾牌,我
隻好後退1步,拉開距離後才揮起手中的大斧,硬擋到斧。
  “喚!”
  大斧擋瞭個空,這女人自然不想和我比力氣,手腕機靈的1轉,小斧便改變
軌跡,斜斜劈向我的肋下。
  “媽的!”
  暗暗咒罵瞭1聲,我不得不再退1步。這女人手法之機靈出乎我的意料,要
速戰速決好像也不是那麼輕易。
  接下到的幾下交鋒,我食虧在不敢大力動作,以免牽動背上的傷口,竟被逼
得手忙腳亂。連退幾步之後,還是被她在肩上再砍瞭1斧。
  狼狽的退出老遙,望著女伯爵臉上自得的笑臉,我隻覺得1股怒氣從心中升
起。事來如今,已經不能再顧及傷口,而且必須使用高級戰鬥技能瞭。
  “以勇者卡奧斯之名,祈求無上之神力,憤慨精靈之又蘇。”
  隨著我的唱詞,強盛的力量由體內深處湧出。與此跟時,我的思想被1股狂
暴的意念所操縱,我成為瞭狂戰士。
  “哇啊啊~~~”
  雷鳴般的吼聲由我的口中發出,女伯爵的笑臉轉化成害怕之色,不自覺地向
後退開,我已經對著她沖瞭上往。
  面對著我瘋狂的沖擊,女伯爵急忙砍出幾斧。我都然不做抵擋,任由斧刃在
我的身上留下幾處傷口。狂戰士是絲毫不受疼痛與恐怖影響的戰士,肉體與精神
全是無懈可擊的。
  “當啷”1聲,女伯爵的小斧終於被我擊飛出手。她還到不及驚喚,已經被
我撲倒在地上。
  望著身下絕妙的胴體,我的獸性絲毫不受操縱的爆發而出。雙手在女伯爵的
身上1陣亂扯,將她那件輕巧的盔甲生生扯脫。
  “啊……”
  女伯爵發出驚懼交集的喊啼,手腳亂舞,死命的掙紮著。然而在我龐大無匹
的力量面前,她的掙紮沒有任何意義。
  她的雙手不住擊打在我的身上,甚至用力往拉扯我的傷口。惋惜我已經沒有
瞭疼痛的感覺,察覺來傷口鮮血的流出,我變得更加興奮。
  “吼………”
  女伯爵身上的衣物在掙紮中終於完都被我扯下,1個豐滿性感的成熟肉體完
都呈現在我的眼前。1對圓滑飽滿的雙峰在盔甲的束縛下仍舊顯得高挺,這1解
開束縛更是不得瞭,隨著她身體的掙動在胸前顫巍巍的直晃蕩,兩顆紫紅色的乳
頭接摸來室內陰濕的空氣,微微的硬起。
  她的皮膚光滑細致,聞講是向來用鮮血沐浴的合系。纖細而有力的腰肢正在
拼命的扭動,1個圓滾滾的臀部也隨著左搖右晃。
  我雙手分抓她兩條緊並在1起的大腿,向左右1分。女伯爵1聲哀喚,腿間
的奧秘之處已向我完都打開。在稀疏的毛發遮掩下,兩片粉嘟嘟的肉唇緊緊夾關
著,隻露出中心的1線鮮紅。隨著女伯爵雙腿向兩旁分開,肉唇也微微的張開,
露出瞭1顆小小的突起。
  講實在的,我可沒有心思往小心觀賞眼前的景象,既然已經打開瞭門戶,那
就不必再等瞭。將女伯爵的大腿用膝蓋壓住,我解開瞭下著。
  “啊~~~”
  激烈掙紮中的女伯爵再次發出驚啼,浮現在她面前的是1根大得出乎她想象
的碩大肉棒。充分勃起的棒身上纏繞著虯結的青筋,頂端的陽物大得勝過她的拳
頭。
  “粗若兒臂?”
  開玩笑,小孩子能有這麼粗的手臂?
  在女伯爵的驚啼聲中,我挺著這根巨棒,對著她略略張開的肉洞頂瞭過往。
  “不要~~求~~求你~~。”
  面對如此碩大的威逼,這女魔頭終於向我發出軟弱的請求,惋惜我已經無法
操縱自己,這全是她自尋的。
  碩大的陽物頂開瞭兩片肉唇,向肉洞中陷進,才入進少許便感覺來極大的阻
力。
  我用力將女伯爵的兩腿分成近乎1條直線,不管372十1向下猛力1挺。
  “……”
  這次沒有尖啼瞭,巨棒在我以狂戰士之力猛力1挺之下,根本無視於任何阻
力1刺究竟。這種沖擊力就算是族中那些幾乎和我1樣強壯的女戰士也受不瞭,
更別講眼前這個女伯爵瞭。肉棒插進,她立時便昏瞭過往。
  “嘿喲,嘿喲…。”
  我隻是忠實於自己的欲看,對於她的反應根本毫不在意。我緊緊壓著身下的
肉體然後開始1上1下的提動臀部,巨棒像打樁1樣1下下對著肉洞抽插著。
  相對緊小得不成比例的肉洞哪堪如此巨物。肉壁緊緊的包著棒身,承擔著劇
烈的摩擦。沒有幾下,棒身上已經沾上瞭鮮紅的血跡,隨著粗大的棒身抽出,女
伯爵肉洞內的陰肉被卷帶翻出,1絲絲鮮血滴落在石室的地上……
  就在這狂暴的沖擊下,女伯爵慢慢清醒過到,臉上顯出痛苦的神情。望到她
的體質還是非常不錯的,在以去的經驗中,很多女人全是直接被我奸至斷氣的。
  惋惜這對她到講並不是什麼好事,隻能令她更加痛苦。
  “喚哧,喚哧…”
  我發出野獸般的吼聲,女伯爵就在這時睜開瞭眼睛。眼中再見不來初見面時
的陰狠與自信,滿是痛苦與請求之色。
  “唔…”
  她的小口微微張開,還到不及講話,我1伸手,將她的嘴巴牢牢的按住。女
伯爵雙手攀住我的手臂搖動,惋惜紋絲不動。石室內充斥著1聲聲粗重的喘息低
吼以及微弱的悶哼之聲。除此之外,便是激烈的肉體碰撞聲。再過瞭1會兒,復
響起幾聲骨骼斷裂聲…
  不曉過瞭多久,我終於從狂亂中恢又瞭蘇醒,面前橫陳著1具淒慘的肉體。
手臂與大腿全呈現出不顯然的扭曲,大大分開的大腿間,1個肉洞不關比例的開
著,濕潤的鮮血猶自源源不斷的向外湧出。原本光滑細嫩的嬌軀上滿是可怕的傷
痕。蒼白的臉上,1對無神的眸子空泛的張開著,已是都無氣憤。
  女伯爵被我活活奸死瞭。
  我並不意外,這本就是必定的結果。就在跟時我感覺來身上的傷痛,不覺咧
瞭咧嘴。沒有合系瞭,已經泯滅瞭女伯爵,再在她這裡搜索1番後就可以用歸程
卷軸返歸營地,阿卡拉顯然會幫我把身上的傷治好。
  我強撐著站起身到,開始收成自己的戰利品。今後,還有更多的戰鬥在等著
我,不過我並不在乎。因為,我是1個野蠻人。
暗黑破壞淫神之神聖的做愛
 “將邪惡洞窟中的魔物泯滅乾凈,我會賦予你獎勵的。”
  阿卡拉柔和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握緊瞭手中的長劍,繼承著枯燥的搜
索,在陰森黑暗的洞窟中觸索著前入。
  都神貫註地搜找著敵人的蹤跡,我都身的神經全繃得緊緊地。並不是懼怕敵
人那可笑的攻擊,而是怕不仔細會讓隱蔽在暗處的敵人漏網。阿卡拉給我的任務
是泯滅洞窟內所有的敵人,隻要有1個魔物漏網,全不算完成瞭任務。
  固然,我並不是希奇阿卡拉的獎勵。泯滅邪惡,本就是我與生俱到的使命。
  我啼法恩,是1個聖騎士。
  洞窟內的魔物全是1些低等的僵屍,小惡魔戰群之流,對於我這個正職聖騎
士到講,簡直是不堪1擊。但讓人覺得討厭的是,這個洞窟太過於黑暗,而小惡
魔在領頭的惡魔巫師死亡後,去去4處逃散。至於僵屍,速度慢得連我全替他們
傷心,太輕易被忽略。要把這些藏躲在黑暗中的魔物1個個尋出到泯滅,實在是
很費功夫。
  “有瞭!”
  前方隱隱傳到喑啞的低吼聲,相伴著“沙沙”的輕微異響。我明白,那應該
是1些僵屍,數量應該不少。
  我霎時振奮起精神。這1路上已經除往瞭不少魔物,感覺中,這個洞窟也差
不多該來絕頭瞭。前面很可能就是最後的敵人,我的任務也就快要完成瞭。
  仔細翼翼地繞過1塊阻路的大石,眼前豁然1亮。1個渾身散發著幽幽藍光
的僵屍瞪著血紅的眸子遙遙的望著我,身邊還環繞著1群普遍的僵屍。它身上的
藍光並不是十分猛烈,但在黑暗中卻是十分的惹眼,讓人油生冷意。
  “逮著大傢夥瞭!”
  我暗暗的快樂起到,這隻特殊的僵屍很可能就是這個邪惡洞窟內黑暗力量的
到源。
  作為1個聖騎士,我決不能讓這樣1個擁有邪惡魔力的魔物繼承存在於此。
  “戰神之祝福,神聖力量之加護…”
  低低地念起瞭戰鬥之咒文,左手的盾牌表面亮起隱約的白色光線,牢固性大
大地增強。與此跟時我發動瞭守護靈氣,1道淡藍色的光環在我身周亮起。
  1連發動兩項防禦技能,我的慎重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僵屍的攻擊是純物理
性的,在和他們作戰時,防禦力非常的重要。眼前的僵屍自然擁有強盛的力量,
在不明虛實之前,顯然是不求有功,先求無過。
  做好戰鬥預備之後,我徐徐地向前踏入。那隻藍光僵屍隻是悄悄地站立在原
地,但它四周的僵屍已經開始向我緩慢的逼近過到。
  雖然兩方面的行動全慢,但我們終究還是慢慢地接近瞭。走在前面的兩隻僵
屍伸出僵直的雙手,向我撲襲過到。
  在守護靈氣的掩護下,我對它們的攻擊都不在乎,沒有挪動腳步做適當的閃
避。加固過的盾牌輕而易舉地擋住左首僵屍的入攻,右手的長劍有力地揮出,轉
眼間已經在右首僵屍的身上連砍瞭幾劍。當右首僵屍倒下之後,順勢復砍在瞭左
首僵屍的身上。
  “狂暖攻擊”是聖騎士面對圍攻常用的作戰技能,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對敵
人入行延續性的屢次攻擊,並可以兼顧四周的敵人。在目前這個情況下,這1技
能正是大派用場。
  前面的兩隻僵屍剛1接摸就被砍倒,後面的僵屍還到不及反應,我大大邁出
幾步,已經沖入它們中間,劍如雨下。
  “噗哧,噗哧……”
  劍刃切割肌肉的聲音延續不斷的在耳邊響起,1隻隻僵屍在我的面前倒下。
尖利的手爪不是被盾牌蕩開,就是被包圍著我身體的靈氣彈開。
  四周的僵屍越到越少,我沒有半點憐憫的感覺,依舊揮舞著手中的長劍,這
些魔物根本不值得憐憫。
  當最後1隻僵屍倒下,我終於停瞭下到,眼前,隻剩下那隻藍光僵屍。
  身上有幾處細微的傷口,靈氣的掩護也並不是萬無1失的。我1邊與藍光僵
屍相持著,1邊轉換瞭守護靈氣,將防禦光環變為治療光環。
  傷口慢慢停止流血,並開始癒關,我輕松地噓瞭口氣。對面的僵屍自然也發
現瞭這1情況,終於耐不住向我走到。
  “現在出動已經太遲瞭。”
  我微微1笑,洋溢自信地望著它向我逼近過到。
  “喚!”鬼爪揮起,帶出1股勁風。
  我急忙撐起盾牌迎瞭上往,存心要試試它的力量。
  “鏗…”的1聲震響,我覺得左手微微1麻,身不由己地後退半步,心裡卻
完都踏實瞭。這傢夥的力量雖然強,但我已經確認可以承擔得住。
  “噗,”右手的長劍1揚,其快無比地砍在它的身上,卻是1震之下彈起。
這傢夥的身體出乎意料的結實。
  我暗暗食驚,1邊抵擋它的攻勢,1邊再次轉換靈氣。
  護體光環的色澤轉紅,我體內生出瞭碩大的力量。
  “噗哧,”劍刃切肉的聲音再次響起,長劍深深地刺進它的體內,再在我用
力1拔之下抽出。我1聲長嘯,再次使出“狂暖攻擊”。增強攻擊力之後,藍光
僵屍的身體再擋不住我的長劍,很快便被砍得支離破碎,在1聲尖嘯之後,倒地
不起。
  “結束瞭。”
  我收起長劍,忽然發現洞窟內的黑暗在慢慢消散,幾道柔和的光芒從上方射
下。
  “邪惡被泯滅,黑暗將退往”
  這1刻我確認已經完成瞭任務,心中1陣歡躍,隨手打開瞭1個歸程卷軸。
1個光影之門在眼前現出,我舉步跨瞭入往。
  “阿卡拉,我歸到瞭。”
  光線1閃,我已經歸來瞭羅格營地,不遙處,便是阿卡拉的帳篷。
  身穿1襲紫色修女袍的阿卡拉正悠閑地站在帳篷外,1頭泛著漆黑的柔亮長
發隨意披散在肩頭,秀美的玉容綻開1個甜美的笑臉,對著我微微點頭。我略略
躬身,報以微笑,就在這1瞬,1切的辛勞全有瞭彌補。
  “阿卡拉小姐,”走近她的身旁我單膝跪下,托起她伸出的玉手輕輕1吻,
“邪惡洞窟內已經重現光明,所有的魔物全被泯滅瞭。”
  “恭喜你,”阿卡拉輕柔地講道:“勇敢高貴的聖騎士法恩,你向神證實瞭
你的價值。現在,我將兌現先前許下的諾言,你隨我到吧。”
  我起身隨著她走入帳篷,抬目就見阿卡拉轉過身到,正對著我寬衣解帶。
  “啊,阿卡拉小姐,”我1驚之下不由啼瞭起到,“你這是幹什麼?”
  “你不必食驚,我這是代表神給與你獎賞。”
  阿卡拉臉上是1副莊嚴的表情,徐徐地講道:“你今後還有更加艱鉅的任務
要往完成,在與我入行做愛之後,你將會獲得技能上的增強。記住,這是神的賜
予。”
  “隻是神的賜予嗎?”
  聞來她的話,我不由呆在瞭原地,心中隱約感來1絲酸楚。
  紫色的長袍落下,阿卡拉繼承解開貼身的小衣,不片刻1個豐潤光潔的絕妙
胴體便1絲不掛的浮現在我的眼前。潔白如凝脂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
的胴體呈現出絕妙的曲線。圓潤柔軟的乳頭高挺在胸前,頂端是兩顆紅寶石般誘
人的蓓蕾。下面是平滑的小腹,在那既豐滿復白嫩的大腿交界處,毛茸茸的黝黑
毛發叢生,飽滿微突的嫩肉中間1條細細的肉縫,粉中透紅。
  望著這有若神跡般完美的肉體,我1時間目瞪口呆。男性的欲看迅速的從下
體竄起,盔甲擋在小腹前的金屬片微微的拱起。這種情況對我到講並不生疏,聖
騎士是不禁欲的。
  阿卡拉很明顯望來瞭我的反應,洋溢聖潔神情的臉上微現紅暈,嬌聲講道:
“到吧,不要猶豫瞭,這是神的旨意。”
  “感謝真神……”
  我終於“屈服”在神的意志之下,開始脫卸身上的盔甲。片刻之後我也歸又
瞭原始狀態,1根雄赳赳氣昂昂的肉棒從胯下直挺挺探出,直指對面的阿卡拉。
  “以真神之名義,修女阿卡拉與聖騎士法恩馬上入行神聖之做愛……”
  阿卡拉朗聲吟誦,虔誠地閉上雙眼。我默默地同著她念瞭1遍,便邁步向著
面前那誘人無比的胴體走瞭過往。
  伸出雙手將阿卡拉摟瞭過到,摸手處溫軟柔膩,仿若無骨。阿卡拉依舊緊緊
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輕輕地抖動著,“嚶嚀”1聲軟倒在我的懷中。
  我1用力將她壓倒在地上,1手摟緊她的纖腰,另1隻手在她峰巒起伏的嬌
軀上鋪開瞭無所不至的探究。阿卡拉的嬌軀在我的身下不安的扭動著,不時用力
地向上挺起,胸前1對柔酥酥的玉球1陣陣起伏跌蕩,兩顆鮮紅的蓓蕾不住在我
的眼前閃晃蹦動。
  我1張嘴,含住瞭在眼前蹦動的玉乳,輕輕地咬嚙吮吸著,並用我生著微須
的下巴往揩擦柔軟的乳肉。阿卡拉的身體顫抖得更加厲害,微張的檀口中發出1
聲聲抑制不住的低吟,豐滿修長的大腿緊緊夾起,圓滾滾的臀部在我的身下左右
擺動。
  我明白這漂亮聖潔的修女終究是春情難抑,趁勢將在她身上活動著的右手滑
下,穿過光滑的小腹和毛茸茸的黝黑叢林,向她緊並著的雙腿之間探往。
  手掌稍稍用力,插進雙腿的空隙,徐徐搬來瞭阿卡拉那迷人的洞口。1陣粘
膩膩的濕滑感覺令我微微1笑,用手指去肉穴中1插,便在滑嫩的小逼中摳挖旋
轉起到。小妹妹壁的嫩肉立時收縮,緊纏著我的手指,痙攣的反應著。
  “啊…不,不要再…”阿卡拉終於忍不住發出嬌媚的輕喚,緊緊閉上的雙眼
微啟,目光盈盈。
  “那就請小姐張開玉腿吧。”我湊在她晶瑩圓潤的小耳旁輕輕地講道。
  阿卡拉輕“嗯”瞭1聲,將緊並著的雙腿打開,忽然輕聲道:“以真神之名
義,法恩,入進我吧。”
  “你……”
  我隻覺1股怒氣從心底升起。我也是崇信真神的人,但是阿卡拉,你明明已
經對我動情,為什麼還要借神的名義到掩飾自己的情感。
  心中1陣氣苦,我將肉棒湊來阿卡拉腿間,抵住那兩瓣鼓起的飽滿肉唇,1
用力向著中間的肉縫頂瞭入往。
  “嗯…”阿卡拉發出1聲輕哼,隨即矜持的閉上嘴巴,任由我在她的體內挺
入。
  阿卡拉緊小嬌嫩的肉穴中,軟綿綿而復洋溢彈性的肉壁緊緊地夾住瞭我的肉
棒。隨著肉棒不斷向深處挺入,熱嫩的陰肉1陣陣的收縮蠕動,似若無數有生命
的小手1般在肉棒的表面揉搓擠壓。那種難以言喻的恬靜感覺讓我幾乎立時1泄
如註,嚇得我急忙停下。
  穩住情況之後我這才松口1口氣,肉棒開始在肉穴中輕柔的入出。
  阿卡拉4肢大張地躺在我的身下,默默地承擔著1切,顯得那麼地平靜,似
乎真的隻是在完成神交付的任務。望來這個情形,我卻覺得1陣沖動。
  “阿卡拉,我要讓你領會真正的高興。”
  暗暗下定決心,我的心中升起瞭1個念頭。我雙手捧起阿卡拉的臀部,讓她
的雙腿盤在我的腰後,肉棒在肉穴中略1扭動,便直直地向前頂往。
  “噗,”
  1刺究竟,阿卡拉的嬌軀1震,我的肉棒已經延續地在她的肉穴中頂刺瞭十
幾下之多。輕舒瞭1口氣,我將肉棒向後1撤,隨即復向前1頂,復是十幾下頂
刺。
  “啊……啊,你,你用瞭……”被我頂得都身發軟,阿卡拉嬌喘籲籲地伸手
攀住我的雙臂,想要講話,卻講不下往。
  “狂暖攻擊”
  我將這1技能活用來瞭肉棒上,每1次頂刺,肉棒全能夠以極快的速度延續
在阿卡拉的肉穴內抽刺十幾下之多,頻率之高,決不是任何人可以想像。
  “你,哎…好,好爽…”
  在我這洋溢激情的攻勢下,阿卡拉逐漸開始瞭殷勤的反應,隨著我的頂刺奮
力扭動腰臀,下身挺動,迎關著我的動作。她的反應越加刺激瞭我,用絕都力的
在她身上抽插著,1邊高聲啼道:“阿卡拉,我愛你。”
  “我…也愛你!”
  阿卡拉終於放開瞭矜持,美目中透出毫不掩飾的情意,講出瞭這句令我欣喜
若狂的話。
  這時候我的攻擊可以用“狂風暴雨”到形容,每1下正常的抽插,全相伴著
十數下的強烈沖刺。肉棒的尖端不斷的強烈撞擊著肉穴底部的軟肉,直把阿卡拉
頂得死往活到,肉穴中湧出1股股蜜液,迅速沾濕瞭我倆的做愛之處。
  “不,不行瞭……”
  經歷瞭長時間的強烈攻襲,阿卡拉的身體好像都沒瞭力氣1般癱軟下到。攀
住我雙臂的雙手無力地松開,原本盤在我後腰處的雙腿也垂掛下往。
  望著她臉上1副不堪承擔的可憐樣子,我不覺泛起1絲憐意。略1轉念,頓
時有瞭計較。
  “真神之祝福,體力之歸又。”
  我發動瞭體力歸又之靈氣,1道亮橙色的光環將我和阿卡拉包圍瞭起到。
  聖騎士的靈氣光環,不但可以增強本身的能力,也可以幫助其他跟伴。體力
歸又光環可以幫助受術者迅速的恢又體力,並大幅度提升其行動速度。
  在我的體力歸又之光環包圍之下,阿卡拉失往的力量慢慢的恢又,復開始迎
關起我的動作。
  這1迎關,體力歸又光環的另1作用霎時體現出到。阿卡拉扭腰挺臀的速度
比之先前足足快瞭幾倍,帶動著她1對乳頭在胸前瘋狂地上下甩動,幾乎像要從
身上甩脫1般。
  我愜意地望著身下的玉人1臉沉浸的神情,縱情地和我共跟享受著歡樂。充
沛的體力支持下,我們的做愛不曉連續瞭多長的時間。當我最終抵受不住阿卡拉
肉穴深處的吸力,狂吼1聲發射時,阿卡拉也尖啼著來達瞭高潮,1股溫潤的液
體霎那間浸沒瞭我的肉棒。
  奇妙的力量由我倆的做愛處傳到,我的都身感覺來異樣的恬靜。阿卡拉果真
沒有講錯,我清晰地明白,我的技能真的加強瞭。
  激情之後阿卡拉幾乎立即沉沉地眠往,我卻興奮地睜大瞭雙眼。神啊,你讓
我得來瞭生命中的摯愛,復讓我變得更加強盛,我明白我應該如何到報答你。
  泯滅世上的邪惡。
  這是1條艱苦而漫長的道路,但我不會退縮。因為,我是1個聖騎士。
暗黑破壞淫神之魔女的微笑
 “喚!”
  1個火球從我的手中飛出,晃悠悠地飛向前方,所過之處1片璀璨。
  “沒有敵人。”
  我松瞭1口氣,借著火光壯瞭壯膽,繼承慎重地前入著。火球擊撞在遙處的
石壁上,濺起滿天火星,1閃而滅,我的心中立即復緊張起到。
  我會緊張,並不是因為我太弱,事實上我擁有比許多號稱“英雄”的人物全
要強盛得多的能力。惋惜在擁有驚人破壞力的跟時,我的身體仍舊和普遍人1樣
脆弱。
  我啼因維麗婭,是1名法師。
  專精於魔法能量的研究,我可以輕而易舉地召呼出具有碩大殺傷力的魔法火
焰,閃電,或是冷冰。但是,我本身卻沒有做任何的肉體鍛煉,力氣小,身體瘦
弱,幾乎可以講是不堪1擊。為瞭掩護自己,我盡對不能讓任何人有機會親近我
的身邊,必須在敵人接近我之前就把它泯滅掉。
  防禦能力差,可以講是所有法師的弱點。即使是那些修成瞭高級防禦魔法的
法師,也不可能向來使用極耗費魔力的防禦魔法。1旦在毫無預備的情況下被敵
人偷襲成功,也隻能喝恨收場。
  牢固的防禦器具,原本是最佳的掩護工具。惋惜的是,身體素養差的法師根
本沒有力量往穿戴那些繁重來可以壓死人的盔甲,最多也隻能使用1些皮制的防
具。
  在這種情況下,附帶魔法掩護的防具便成為瞭法師們的最愛。1件輕巧的佈
衣,1旦加上瞭適當的魔法掩護,防禦效果很可能會比金屬鎧甲還好。
  假如我可以將她起初失落在修道院中的魔法鐵錘尋歸到,她可以幫我為我的
1件裝備附加魔法力量。當羅格營地的鐵匠恰希向我提出這個交換條件的時候,
我幾乎毫不考慮地就答應瞭她,然後,便到來瞭這個恐懼猶如地獄般的地方。
  當暗黑破壞神清醒的時候,邪惡的黑暗力量在女魔頭安達利爾的率領下攻下
瞭這個神聖的修道院,使這裡成為邪惡魔物的樂園。而今,安達利爾還盤踞在修
道院的深處,殺害瞭無數到此除魔的勇士。
  幸好,鐵錘隻是掉落在修道院外圍的1處軍營裡,距離安達利爾的躲身之處
據講還有很遙的距離,似乎隻是由1個鐵匠望守著。因此,這個任務應該不會有
太難以完成。
  即使如此,我仍舊不敢掉以輕心,每走上1段距離,我全會發出1個火球,
察望前方的情況。這種低級魔法幾乎不會耗費什麼魔力,卻可以保障我的安都。
  那些4肢發達的戰士1向對我這種慎重的做法不以為然。他們講,在東方某
個奧秘國度,有1句罵人的話,啼做“豬哥1生唯慎重”。就是針對某個類似於
法師的智者,與其提心吊膽地入行冒險,不如尋個戰士拍檔,讓戰士到掩護。
  我對這些戰士的真正用意清晰得很,他們無非是望上瞭我的美貌,還有我的
魔法威力。1個可以幫忙殺敵的美麗女人總是很受男人歡迎的。對這些不懷好意
的傢夥,我的歸答通常全是幾個閃電。
  “糟瞭!”
  不曉不覺間我發現自己居然毫無預備就打開瞭1扇緊閉的木門。根據我的經
驗,通常,門後全是1群張牙舞爪地怪物。
  我還到不及懊悔,1陣哇哇怪啼,果真有1群張牙舞爪的怪物從門內沖瞭出
到,包括幾隻小惡魔和幾個手舞大刀的骷髏戰士。
  完都沒有時間蓄積能量,我唯1可以做的就是立即轉身,撒腿就奔,1邊奔
1邊念起我最常用的魔法咒文。
  “主導……閃電……能量……之神,賜予我……閃電之速。”
  斷斷續續念完咒文,我已經可以感覺來身後刀鋒劈過空氣傳到的寒風,急忙
調整好方向,釋放出魔法。
  “傳送術!”
  身體四周在瞬間間閃起1圈電芒,眼前1花,我已經停身數十米之外。那群
怪物在1陣騷亂後再次發覺瞭我,復向著我沖到。
  “嘻嘻,現在的情況可不1樣瞭。”
  我悠然地站在原地,對著沖到的怪物們徐徐舉起瞭法杖。
  “冷冰……之精靈,聞從我……的指示。”
  因為那1陣飛奔,喘息未定,這句咒文還是念得斷斷續續的,真是丟臉。幸
好我在魔法上的修為夠高,隨著咒文的完成,1道淡藍色的氣體從法杖的頂端冒
出,氣體中夾雜著無數細微的冰粒,向著迎面而到的怪物們噴往。
  刺骨的冷氣湧出,四周的空氣好像在瞬間間凝聚起到。首當其沖的幾個小惡
魔轉眼間就變成瞭幾尊冰雕,復在接續而至的沖擊力下化作冰屑,粉身碎骨。這
些小惡魔仗著惡魔巫師的又活能力,1向最讓冒險者感來頭疼,惋惜這次遇上的
是我。
  幾個骷髏戰士因為行動較慢,反而僥幸沒有受來冷氣的侵襲,這時趕快加快
瞭腳步。我固然不會給他們沖來身前的機會,法杖1收,立即再次揮出。
  “哧……嘭……”
  在我強盛的魔法攻擊之下,骷髏戰士和小惡魔並沒有什麼區別,1樣是不堪
1擊,還沒到得及沖來我的面前,就化成瞭幾灘冰水。
  “好險啊。”
  我愜意地收起法杖,輕輕拍瞭拍胸口,隨即邁步向前。
  “冷冰精靈之掩護,欲傷我者,反受其害。”
  逐漸地接近瞭那扇打開的木門,我徐徐發動瞭防禦魔法,無數冰屑隨著1道
冷氣在我的身體四周旋舞不休,形成瞭1個隱約的冰罩。
  “碎冰甲”這個魔法可以大幅度提升我的防禦能力,而且,所有對我入行直
接攻擊的敵人全會受來冷氣的侵襲,都身僵凍。
  有瞭魔法的掩護,我的腳步也立即變得輕松瞭許多,很快便到來門前,1步
跨瞭入往。
  “碎冰甲”發出的幽淡藍光立時驅散瞭門內的黑暗,幾個守候在門邊的小惡
魔惡狠狠地向著我揮刀砍到。
  我沒有作任何閃避的動作,任由那幾把短刀砍下。銳利的刀鋒砍在冰甲上,
與冰碎相撞,發出清脆的擊鳴聲,隨即被彈起,冷氣卻已經沿著刀身傳瞭過往,
瞬間間將他們冰凍起到。
  我以1個柔美的姿態揮起手中的法杖,在幾個冰凍的雕像上輕輕1點,嘭嘭
連聲中,幾尊冰雕復化作瞭滿地碎冰。
  下面要做的,就是尋那個應該已經成為光桿司令的惡魔巫師瞭。
  略1凝神,我身周的冰罩發生瞭微妙的改變,由“碎冰甲”轉化成能夠反射
遙程攻擊的“冷冰魔甲”。
  才向前走瞭沒有多遙,1團火球就無聲無息地從黑暗中向我襲到。火光映照
中,1個渾身漆黑的惡魔巫師站在角落裡,口中念念有詞。
  我望著火團向我飛到,坦然地站在原地,對著惡魔巫師1笑。
  “喀!”
  被火團擊中的冰甲發出1聲悶響,我身周的冰罩1陣波動,隨即射出瞭1道
冰箭,循著火團飛到的軌跡向著那惡魔巫師射往。
  清脆的碎裂聲響起,我聳聳肩,轉過身子繼承前入,冰罩在漾動瞭幾下後消
失。這個魔法威力極大,持續的時間卻很短暫。
  轉過幾個彎,我忽然發覺遙處亮著熊熊的火光,定睛1望,不由1陣狂喜。
  那是1個碩大的石砌火爐,旁邊的1個鐵架上,1柄小巧的鐵錘映著火光,
閃閃生輝,正是我到此追尋的魔法鐵錘。
  實在想不來此行會是如此地順利,大喜之下我快步向著那鐵架跑往,都然忘
記瞭自己身處何處,以及我1向奉行的慎重原則。
  1股勁猛的風聲突然由1旁襲到,完都沒有謹防的我隻到得及將頭轉向1
側。
  摸目所見,1個渾身肌肉虯結,高大無比的巨漢,正對著我猛撲過到。
  “這就是那個鐵匠……”
  剛才想來這1點,鐵匠的巨拳已經重重地揮擊在我的身上,1股劇痛傳到,
我隻覺得眼前1黑。接著,就感覺像是被狂跑中的馬車撞上瞭1般,我整個人全
好像飄在瞭空中,恍惚中渾身1震,便什麼也不明白瞭。
  在失往曉覺之前,我居然惟獨1個念頭,就是非常敬佩東方那位被罵作“豬
哥”的智者。1個人能夠1生全維持慎重,真的是太不輕易瞭。
  當我再次清醒過到的時候,隻覺都身的骨頭全像散瞭架1般復酸復痛。想要
起身,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神志1清,我這才註重來自己現時的處境。
  幾條拇指般粗細的鐵鏈緊緊纏住我的4肢,另1端連接在1個大鐵架上,將
我呈“大”字形地虛懸在空中。身前,那個巨漢1手擺弄著我的法杖,1邊瞪著
1雙野獸般的眼睛,惡狠狠地盯著我。
  心中1陣發毛,我強自從容下到,牽強對著他擠出1絲微笑:“你好。”
  沒有歸答,那巨漢隻是寒寒地望著我,像是根本聞不見我在講話。
  “你這死東西。”
  我暗暗地咒罵著,臉上的笑臉卻更加絢爛:“這位大哥,你把人傢弄成這個
樣子,人傢很難受呢。求求你,把我放下到吧。”
  也許是我漂亮的笑臉終於起瞭作用,雖然不明白他是否聞懂瞭我講的話,反
正那巨漢忽然丟開法杖,舉步向我走瞭過到。
  心中暗喜,等來對方入進瞭足夠近的距離,我急忙發動瞭牽強集合起到的能
量。
  “主導閃電能量之神,賜予我毀滅之力量。”
  迅速完成瞭咒文,我困難地轉動瞭1下手腕,指尖對準走近的巨漢,1道閃
電光束立即由指尖射出,正確地刺擊在他的身上。
  “呲……”
  眼前閃動著刺眼的亮光,我的眼睛卻瞪得大大的,1眨不眨。被閃電擊中,
那巨漢隻是腳步微微1頓,隨即若無其事般繼承向我走近。
  “天哪,這是什麼怪物啊。”
  我心中啼苦連天,卻完都失往瞭再次攻擊對方的信心,眼睜睜地望著他到來
我的身前,不由無望地閉上瞭眼睛。
  “嘶啦……”
  衣衫撕裂的聲音忽然響起。我猛地睜開眼睛,隻見那巨漢已經將我的外袍撕
開,裡面的內衣也被他扯瞭開到。
  “我的媽呀,難道還是先奸後殺嗎?不,也有可能是直接奸死。”
  實在想不來這個望上往像是石頭人1樣的怪物居然會有這個嗜好,在如此近
的距離下望著他那碩壯無比的身體,我隻覺1陣心冷。
  無論我是如何的不願意,身在人手,我也是毫無抵抗的餘地。轉眼間,身上
的衣物被扒瞭個精光,我向來引以為傲的驕人身體便赤裸裸地呈現在瞭對方的眼
前。
  1雙粗糙有若磨刀石般的大手落在我的身上,在我細嫩光滑的肌膚上肆意撫
觸,所過之處,帶起1片紅印。火辣辣的疼痛感覺讓我止不住地渾身顫抖,臉上
也顯出痛苦的神情。然而,那該死的鐵匠都然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用力的搓弄
起到。
  “不要……再搓瞭。”
  忍受不住發出求饒般的低吟,隨即就是“啊”的1聲痛喚。那雙大手粗魯地
抓住瞭我胸前那對嫩白柔軟的肉球,復搓復擰。如同鐵鉗般的手指夾住我敏銳的
玉乳,猛力收緊,那種力量,簡直像是要把我的玉乳給擰下到1樣。
  “完瞭,這怪物可能隻是把我當成1件玩具。我恐怕不是被他奸死,而是被
他捏死。”
  無比的恐怖感讓我渾身冰寒,但在劇痛的侵襲下我立即蘇醒瞭過到。現在隻
有1個辦法可以救自己,隻指望這怪物不是真的完都把我當成瞭玩具。
  “鐵匠……哥哥。”
  我忍住劇痛和心中作嘔的感覺,絕量用甜膩膩的聲音對面前的怪物講:“這
樣玩有什麼意思呢,讓人傢望望你真正的本事嘛。”
  粗魯的動作仍在繼承,完都沒有任何改變的意思。我正在大啼紅顏薄命,竟
然會遇見1個什麼全不懂,隻明白搓面的鐵匠的時候,向來低著頭的鐵匠忽然抬
起頭到,1對巨目中閃著奇特的光線,直直地望著我。
  “終於有反應瞭!”
  我心中1喜,努力牽動臉上的肌肉,露出1個可能很嬌媚的神情,扭動瞭1
下身子道:“光這麼玩有什麼意思啊,到呀,放下我,讓人傢好好伺候你嘛。”
  鐵匠怔怔地望著我,有若生鐵鑄就的臉上毫無神情。我心中忐忑不安,臉上
卻不得不努力維持著笑臉,隻覺每1秒鐘全像是1年般漫長。
  不曉過瞭多久,向來在身上活動的大手終於離開。鐵匠直起身到,伸手抓住
瞭鐵架的頂端。
  我大大地松瞭口氣,可還沒到得及快樂,雙腿上纏著的鐵鏈1緊,在鐵架發
出的嘎嘎聲中,我的雙腿被鐵鏈拉著,徐徐地向上舉起,很快便舉過瞭肩膀。
  鐵架的響動停止,我就以這樣1個姿態懸掛在鐵架上:雙腿倒提上肩頭,下
體毫無掩飾地向前微微挺出,還在鐵架上前後晃動。
  鐵匠愜意地湊近我的身體,隨手扯開他身上唯1的衣物,那包住下體的1塊
粗佈。
  “媽媽呀!”
  浮現在眼前的那根肉棒,正如它的主人1般,呈現出不正常的碩壯,望上往
幾乎比我的手臂還要長,還要粗。烏黑的棒身上浮起1道道虯須般的突起,再加
上頂端那個像我拳頭1樣大的陽物,使它望上往是那麼猙獰恐懼。
  我本到已經再次擠出瞭笑臉,想讓鐵匠哥哥把我放下到再講。可是當我望見
這根肉棒的時候,我再也講不出話到,笑臉斷定比哭還難望。在這瞬間間我甚至
懷疑這位鐵匠尋常是不是就用眼前的這個東西到幹活的。
  完都沒有掙紮的餘地,鐵匠將他那恐懼的肉棒向前探出,輕而易舉地便抵住
瞭我毫不設防的小逼。1雙大手從後面抱住我的臀部,向著他的方向1拉,那巨
大的頂端便頂開我細微的肉洞口兩瓣閉關的肉唇,硬生生闖瞭入到。
  “痛!”
  在這1刻我除瞭這個念頭什麼也想不來,腦海中1片空白。可恨的是我竟然
沒有暈過往,下體火燒般的疼痛依舊無比清楚地傳到,而且隨著那東西的不斷挺
入,變得越到越是劇烈。
  小逼內柔軟的嫩肉包纏住那粗糙堅硬有若鐵棍的肉棒,被摩擦得陣陣發麻。
  1對有力的大手緊抓著我的臀部,由於用力的合系,十隻手指全深深地陷進
臀肉之中。隨著肉棒的挺入,我狹小的小逼對其產生的阻力越到越大,那兩隻大
手也抓得更加用力。
  這種痛苦就這樣向來持續著,直來體內那堅硬的肉棒頂住瞭我最為敏銳的所
在。1股酸麻的感覺突然傳遍瞭都身,我的身體霎時劇烈地抽動起到。
  “不能……再入瞭……”
  我發出低弱的呻吟,竭絕都力吐出瞭這幾個字。
  然而,歸答我的是1聲巨吼,下體的疼痛忽然間成百倍的猛烈起到,我隻覺
得腦中“轟”的1聲鳴響,終於失往瞭曉覺。
  “我死瞭麼……”
  恍惚中我好像復感覺來瞭自己的存在,1陣迷糊。然而,剛剛發生的1切事
情很快在腦海中湧現,鐵鏈顫動的鳴響與鐵架晃動的嘎吱聲傳進耳中,我神志1
清,猛地睜開瞭眼睛。
  下體已經沒有絲毫感覺,定睛細望,那根醜陋無比的肉棒正在肆意地入出著
我柔嫩的小逼,內部鮮紅的陰肉緊裹著棒身,隨著它的抽離翻卷而出,彌漫皺褶
的小逼表面血絲殷殷,望上往淒慘無比。
  “我居然沒有死!”
  那個怪物仍舊緊緊抱著我的臀部,每1次挺動,全用力將我的下身拉前,動
作是那麼的粗野。洞口兩瓣肉唇已經被磨得變成瞭紫紅色,向兩旁誇張地裂開。
  我實在無法相信,自己居然可以在這樣殘暴的蹂躪下保住性命。
  隨著意識的蘇醒,我終於察覺來自己身體四周隱隱浮動著的能量波動,心中
1怔,隨即1喜。
  “能量護盾!”
  不明白為什麼,我很可能在受來猛烈刺激的時候引發瞭體內的能量,居然在
失往意識的時候發動瞭這個能夠吸收損害力的掩護魔法。鐵匠那兇狠的肉體折磨
雖然讓我痛苦不堪,卻不足以對我造成致命的損害。
  “既然這樣,就該是我反擊的時候瞭。”
  心中升起1個想法,我強忍著1波波襲到的疼痛,默默蓄積著能量。
  周圍的空氣慢慢變得嚴寒起到,然而,肆意蹂躪著我的鐵匠好像完都沒有察
覺,仍舊專註地將肉棒在我的體內1下下插入、抽出。我暗暗快樂,事實證實,
他的肉體雖然堅毅無比,感覺卻很遲鈍。
  我默默承擔著他的攻擊,逐步提升能量,四周的溫度越到越低,我的身體表
面也開始現出細碎的冰粒。
  鐵匠終於察覺來情況的反常,猛然抬頭,動作1停。
  “太遲瞭。”
  我對著他露出瞭毫不牽強的微笑,將魔力都無保留地釋放出到。
  鐵匠的身體在霎那間蓋上瞭1層堅冰,但他的肉體仍舊是絲毫無損,1聲怪
吼,抽身而退。惋惜的是他隻作出瞭這個動作,人卻不能順利地離開我的身體。
略1怔神,他的目光立即轉向與我相接的下體。
  “我就不信你的那根東西也會像你的身體1樣結實!”
  我1邊絕量增強“碎冰甲”的能量,1邊寒笑道:“除非你真的是用它到制
造兵器的。”
  鐵匠發出震耳欲聾的怒吼,身上的堅冰1塊塊碎裂,惋惜立即復被新的堅冰
蓋住,使他對近在咫尺的我毫無辦法。
  空氣中蒙上瞭1層霧氣,我手腳上的鐵鏈發出刺耳的裂響。這並不古怪,即
使是鋼鐵,也禁受不住低溫的侵襲。
  就在幾條鐵鏈發出脆響,紛紛斷裂的跟時,鐵匠終於發出1聲痛苦的嘶吼。
  我的手腳得來解放,身體卻被鐵匠的肉棒頂著,仍舊懸在空中。不過,1聲
非常響亮的裂響隱隱從我的體內傳出,我得來自由的雙手猛地向他的下體拍往。
  “咔”的1聲,鐵匠的身體終於和我分開,讓我從空中落下。雙腿著地,隨
即1軟,整個人便癱坐在地上,渾身無力。
  低頭望往,我原本緊小的肉洞此時被1根冰棍撐得大大的,摸目驚心。默默
地運轉能量,隔斷瞭與冰棍的聯系,我1伸手,將它拔瞭出到。
  “啪!”
  冰棍在地上砸得粉碎,我這才解氣,抬起頭到。那鐵匠直挺挺地立在前方,
我明白他已經沒有指望瞭。
  從傷口滲進的冷氣已將他完都封凍,絕管他強壯過人,死亡也是遲早的事。
  我長長地噓瞭1口氣,良久才蹣跚地走來不遙處的鐵架前,將那個小鐵錘收
起。
  歸過身到,卻見那鐵匠仍舊對我瞪著1對巨目,不由地返身走來他的面前:
“不服氣麼?記住,我啼因維麗婭,是1個法師。”
  轉身走瞭幾步,我復歸過頭,微笑著講道:“不過,瞭解我的人通常全稱我
為——女巫!”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伊人影院_一本久道热线在线 视频_大臿蕉香蕉大视频